文章 下载 图片
佛学网摘 佛学网摘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简 繁 默
 | 网站首页 | 佛法文海 | 学佛网 | 学佛视频网 | 护持学佛网 | 
当前时间显示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网摘站 >> 佛法文海 >> 法师开示 >> 暂未分类 >> 正文
现代人生之救济--惟贤大师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0-31    


现代人生之救济--惟贤大师(发帖人:橘子)

(1940年)

佛化的道理圆融无碍虽讲唯心而不是形而上学的,虽厌离世间的痛苦而不是悲观玄谈的:不囿于任何的时代,任何的地方。现代的人生已趋于黑暗、堕落,正需要佛法来救济。

“人生之迷”是最难解决的一个问题,人生世间的各种复杂,往往令人难以测度。笼统地说来,人生是痛苦的、秽浊的,然在痛苦秽浊之中,依明澈的观察及高尚的行动还可求到真实的乐趣。古代的思想家如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就是为求此种乐趣而创发其学说的。一直到现代,有许多科学家哲学家宗教家都兢兢于此种问题的研讨。然而都得不着真的解决。

现代的人生,随了物质的发展其思想行为也起了巨大的变化。第一,它是认定现实的,惟以现实的人间为中心。除此而外,一切都有所不顾。主张虚妄真实皆以是否合乎人类的实用为判断,对于人类有用之事物,才是有价值的可贵的。否认理想的天国乐土,因为它不合于现实的需要。这可以近人的“实用主义”和“人本主义”为代表。第二,认定物质为万能,以为政治法律等科学,都是建筑在经济的新的机构上的,不承认唯心,谓心不过是物质的附属物。如说:“物质生活的生产样式,一般为限制社会的政治的精神的生活进程的条件,不是人类的意识,决定他们的存在,倒是社会的存在,决定他们的意识。”第三,因此,他们认定劳工与社会的神圣,以为人工劳力才是社会的生产的基本要素。社会进步的程度如何直视劳工的创造力如何。然劳工非是私人的,是注重集团的,因此就在注重于有组织的集团的社会。

由思想的发展转变到权利,人与人之间不能互相侵害;并须以少数人服从多数人之意,不能以少数的侵犯多数的自由。

可是,我们试举目一望,现在的法西斯不是正疯狂地侵略着弱小的民族吗?日本帝国主义不是正以飞机大炮轰击中国的民众吗?人生是进化的,为什么反会回复到比上古时代的野蛮民族还野蛮的行动呢?这惟看其进化的思想是否如实的,含有真理的成分在。

如何救治现代人心的秽浊、虚伪、彷徨;如何制止现代社会与社会、国家与国家的摩擦、斗争?对此我愿意贡献佛法的思想和真理,以减轻这现代人类的浩劫!

佛法原是注重现实而不执着现实的,佛法虽讲唯识道理而不否定现实。所以不是哲学的唯心论或认识论,佛法虽讲空的道理也不否认现实所以不是哲学的器械论和虚无主义,佛法更不是唯物论,所以学佛法是有究竟的乐趣的,不抹煞物质然不否认由物质产生的苦乐现象而认为这些人生社会苦乐现象是由于因果性的因缘所造的;因此人生是复杂的,社会机构也是多样性的,同时佛法承认大众的力量然不局限一隅的大众而是要打破人我、社会我、国界我,进而扩展到法界的一切有情的。为说明此:

第一,常人执着现实为纯粹的可爱的东西。因有一个爱心,遂尽其驰逐的本能,演出种种的悲剧。或有执着现实为丑恶的东西:觉得我人自身本具有诸般的苦痛,即自然界也常有灾患来危害自身;于是厌恶现实,背弃现实,去寻他底理想的乌托之邦。惟有佛法,固然认定现实是苦的,无常的,不实的;但就在此苦、无常、不实中,说明须要去除染爱心、驰逐心,而以无分别心平等心寻求真实的乐的、常的、实在的。因为他说自他的有情身中即含有佛性,诸器世界中的本具有如如的法性,这佛性法性非在现实以外的,乃在对于现实的无垢的清净心上求得。明乎此即可为现实而努力,不会逃避现实,去另寻乌有的天国乐土。

第二,根据眼前的事实,物质是很显然地存在着的;它可以帮助吾人种种的需要,解决吾人的诸多困难。但是,人生总为什么对于物质感觉不满呢?一个资本家有几十万万还想几百万万,一个帝国主义有广大的殖民地还在以飞机大炮轰击弱小民族,这又为的是什么?简言之:皆由于内心的平不平、净不净而已!因为有情在胎中即带来了一个俱生的“无明”。这无明起始是潜伏着的,后来慢慢的资养、长大,一经爆发出来,外界本来是平的,它却妄加分别的认为不平:因了在境界中的求平、求快乐,生出了许多的烦恼,许多的苦痛。却不知先有内心中的染因存在,而后方有外界的染污的果实。佛陀则教人先以理智洗清内心的秽浊以后,自然会制伏物质中的不平衡的发展。唯心之义,如是如是,因果之义,如是如是。

第三,佛经中常有“法界观”的一个名词,法即是普遍的指的一切事物,法界即很宽广的即指全宇宙的事物而言。谓观察此全宇宙的事物,相互间都有密切的互助的关系,是不能彼此脱离而单独存在的。譬如我们一生所受用的生活物质,并不是生即带来,须仰赖他人的供给;而他人之所以能够供给我,亦须观待于其他的关系。如是推之全世界、全宇宙,每个小小的事物,都含有这种众缘相资的意义。若早明白此义,知道利他即是利己,损他就是损己,便会抑止奸诈、骄狂、杀掠的心。可是,抑止这些心,须进而明白“无我”。这我不单包括私我,还包括社会我(即社会意识)、国家我(即国家意识)。有私我便会成为只知发展私欲的狂妄的人,国家我便以其他的社会国家为其割牺牲的对象酿成世界的大屠杀,这造成有情界内的极惨痛的悲剧。若能打破心中的一个我,以大悲心为社会服务,求自己的利益亦在人中求,这才真实是创造社会的最基本的力量,也是大乘菩萨济世的应有的行为。

人生本来不是丑恶的,但因了无始已来的“无明”的作障,遂对自己、对他人、对世间,罩上了一层认不清的黑暗的网幕,若能以佛法的真理将这网冲破,何患无活泼泼的真美善的人生的实现呢?

此稿本在汉院时旧作,兹从相篋中觅出,稍加改缀,投评论发表;尽存之无益,失之不免敝帚自珍也。

 

查看原文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备案序号:粤ICP备05011779号